凯发登录首页

目今位置:首页 > 普法宣传
合同约定不缴纳养老包管后,劳资双方均将承当危害
日期:2022/06/15浏览:来源:字体巨细:

 2008年起,唐某进入A公司工作,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约定,唐某不需要公司缴纳养老包管,由公司每月发放补贴100元,唐某自行购买农村社会养老包管。2012年9月唐某年满50周岁后继续在A公司工作,2018年10月10日,双方签订劳务合同。2019年5月,唐某因家中有事,未再前往A公司工作,A公司通知其双方劳务关系解除。

唐某申请仲裁,请求A公司支付无法补缴社保赔偿金47674元。仲裁机构以劳动者抵达退休年龄之日起即不具备履行劳动关系的主体条件为由,不予受理。唐某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法院。

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关于不缴纳养老包管直接领取现金的约定是否有效?无效!

执法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加入社会包管,缴纳社会包管费,所以劳动者加入养老包管是用人单位的法定责任,该义务不可因为双方之间的约定而改变,因此该约定违反了执法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

同时,执法亦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唐某从2012年9月退休时就已经知道其无法享受养老包管待遇,但直至2019年才申请仲裁,已经超越了申请仲裁的时效,因此其请求无法取得支持。

本案对用人单位的警示是即便劳动者自愿选择放弃加入社保也不可免除用人单位的责任,该约定违反了执法的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约定。社会包管既为劳动者的基本生存提供了包管也降低了企业的用工危害,这是企业必须承当的责任和义务。同时,因为用人单位在劳动关系中的优势位置,我们很难断定不缴纳社会包管的约定是劳动者的主动要求还是劳动者为了取得工作而作出的妥协,执法也不允许通过双方约定的方法进行调解,所以用人单位想要以此来减少自己的责任,事实上,还要承当因无法补缴养老包管给劳动者造成的损失,实在是得不偿失。

本案对劳动者亦有所警示,劳动者在入职时为了获得现金人为而放弃加入社会包管的行为,看似一时获利,却为日后获得社保救济埋下了隐患。关于自愿与公司告竣上述类似约定的劳动者,虽然劳动者抵达退休年龄后仍在原公司工作,但其从退休时就知道无法享受养老包管待遇,甚至在其告竣该项约准时劳动者就已经知道无法享受养老包管待遇,所以继续用工不可成为诉讼时效延续或中断的理由,劳动者容易因此错失主张赔偿的时机,最终亦无法获得应有的赔偿。

   

                                                来源:如皋市人民法院

  

图像 图像 图像
宿迁凯发登录首页凯发登录首页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象 苏ICP备14049037号-1
Suqian Water Group Co.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 reserved 苏公网安备 32130202080021号